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分析
强迫性神经症的心理咨询案例报告
浏览量:472

强迫性神经症的心理咨询案例报告
韦红

 
[摘要]
 刘某,男,1985年出生,身高1.80米,某大学艺术学院乐器专业三年级学生。因半年来经常出现心情紧张,心跳速度加快,曾怀疑自己有心脏病,去医院检查没有发现问题,紧张时反复剥指甲边缘的皮肤及剪指甲,直至出血,虽然努力抵抗,但仍无法控制,近来渐加重并出现失眠、紧张、焦虑。无法正常学习和进行人际交往。咨询师通过了解求助者的早年经历,联系症状使求助者分离角色,正确处理他与母亲的关系,从而改变认识并放弃早年的恐惧心态和情感体验,收到良好效果。

一、来访者表现:
    五官端正,衣着干净整洁,面部愁容,痛苦,低着头,眉头紧锁、表情紧张焦虑,呼吸有些急促,反应快,语速快,思维逻辑性强,双手交叉握在一起,说话时双手不停搓衣角,言语清晰、尚流利,目光不敢与咨询师对视。通过朋友介绍主动寻求帮助。
二、表现问题
半年来睡眠不是特别好,脑子老重复的思考某些问题,容易紧张,一紧张就出冷汗,心跳速度加快,曾怀疑自己有心脏病,去医院检查没有发现问题,紧张的时候老剥自己指甲边缘的皮肤,常常把手指剥出血了才会停止,剪指甲也必须把指甲剪得很深,实际上已经感觉有疼痛感了,但手指出血了才会停止,曾经有一次用钝器割自己的手臂出血,但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求助者因为不能控制而感到很苦恼,包括对某些问题的处理,必须一气呵成,如果在执行的过程中有某个环节出现问题,求助者会感到很难受,不能在出现问题的环节上继续将事情执行下去,必须让事情从头开始,要不就没法做。
三、既往生活史与当前生活情况
  求助者家境殷实,两岁时,父亲和母亲就离婚了,自己随母亲生活,母亲一直没有再婚,是个较成功的商人,一个人带着求助者生活,对求助者的生活虽然照顾的很周到,但家教却非常的严厉。高一阶段母亲为了加强孩子的技能,每周陪孩子到广州找名师学习乐器。因此,不管是在生活还是学习上,母亲对孩子的期望是很高的。父母离婚后,求助者就很少接触到父亲,从小到大接触最多的异性就是自己的舅舅,父亲来看望求助者的时间就不多,而母亲也没有给更多的机会让求助者与父亲相处,对于父亲的了解大多来自于母亲和身边的亲戚,母亲对父亲的埋怨给求助者的影响非常的深刻,在求助者心中父亲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玩世不恭,抛弃他们母子的冷酷无情的人,求助者因此很讨厌父亲,但作为一个男孩却又希望有一个英雄般的父亲,既然父亲不象心目中这般高大,自己又无法摆脱和他的血缘关系,这一度让求助者感到异常的痛苦,有时痛苦得头都快裂开了。同时自己也非常感激和同情母亲,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子汉,应该帮母亲分忧,尽量少让母亲伤心和难过,对于在生活上母亲对自己的照顾和安排,求助者很少有意见,多数时候都是听母亲的,在母亲眼里求助者是个懂事和听话的好孩子。上大学后,成绩优异,并在学校参加了许多社会活动,课余时间,还带领同学去勤工俭学,从签定合同,指派同学,发放工资都由求助者负责。半年前,由于对方找借口工资没有按时发放,同学们由此责怪求助者,也害怕母亲说自己连这点小事也处理不好,不敢和母亲说此事,开始求助者不敢面对同学和母亲,后来认为可能此事其他的同学都知道了,连学校都不敢去了,一个人默默想办法解决。虽然签定有合同,但求助者还是很紧张,倍感焦虑,因为恰好对方领导是一个年轻女性,平时表情很严肃,总是一身深色职业装的打扮,性格与母亲很相似,说话大声,交流方式生硬,每次和她接触都让求助者感到很压抑,甚至见到与之相关的信息、和与之有联系的人都会感到害怕、心慌。虽然求助者心里也知道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之间仅是工作关系,但还是不能控制内心的紧张,因此出现紧张、焦虑状态后,不停剥手指和剪指甲直至出血,入睡困难,中途易醒等失眠症状,故来求助。
四、既往健康状况
一直身体健康,家庭无精神病史和其它病史,未谈恋爱。
五、分析评估
(一)无身体检查报告,自述身体健康。
(二)心理测量(SCL—90)
总分:177     总均分:1.9      阳性项目数:67
躯体化:1.8    强迫症状:3.7    人际关系敏感:2.6
抑郁:0.7      焦虑:2.6        敌对:1.3
恐怖:2.3      偏执:1.3        精神病性:1.0
(三)案例诊断
求助者说话思维能力很强,自知力表达完整,主客观一致、内在一致性协调、人格稳定,有典型的强迫症状,主动求医,可以排除精神病性心理障碍。按许又新教授关于神经症的评分标准进行评分已达6分,从症状的发生原因、临床症状以及心理测量结果三方面综合分析,本案例诊断为非精神病性心理障碍——强迫性神经症。
(四)与焦虑症和恐怖症的鉴别诊断
焦虑性神经症是一种内心紧张不安,预感到将要发生某种不利情况而难予应付的不愉快情绪,主要分为惊恐障碍和广泛性焦虑两种,惊恐发作是难以解释的焦虑和恐惧急性发作、出现突然、发展迅速、持续时间短(可能仅几分神)。广泛性焦虑:①有焦虑的情绪体验,其基本内容是对未来的担心和害怕,但没有事实依据;②有植物神经系统功能紊乱的症状;③有运动性不安。
恐怖性神经症是一种以过分和不合理地惧怕外界客体或处境为主的神经症,其诊断要点是:①害怕与处境不相称;②病人感到很痛苦,往往伴有显著的植物性神经系统功能障碍和焦虑症状;③对所怕处境采取的回避行为,直接造成社会功能受损害。共分三种:①广场恐怖症;②社交恐怖症;③特定恐怖症。
求助者主要症状是出现心情紧张、压抑,导致难以入睡、失眠,反复剥自己指甲边缘的皮肤及剪指甲,直至出血,虽然努力抵抗,仍无法控制。虽有害怕担心、焦虑情绪表现,但不完全符合焦虑症和恐怖症。
六、心理咨询
    (一)咨询目标:与求助者共同商定咨询目标:①近期目标为减轻焦虑症状;②中期目标为消除强迫症状;③长远目标为以实现心理的自我成长,自己学会独立、客观地面对未来的生活。具体目标为消除反复剥指甲边缘的皮肤及剪指甲至出血的行为。
(二)咨询方案:
经过与来访者初步交谈,了解求助者是在读大学生,领悟较强,采用认知领悟疗法。通过了解来访者早年因生活事件的刺激形成症结,对个人性格和生活造成的影响,了解其症结所在,使之意识化,以达领悟,改变认识。因求助者的焦虑水平较高,同时采用疏导疗法和放松疗法。
(三)咨询过程
第一次咨询:
与求助者初步交谈,感觉求助者较紧张、焦虑,说话时双手不停的搓衣角,目光不敢和心理咨询师对视,但其语言表达尚流畅,能与咨询师进行很好的交流,领悟力较强,求医心切,咨询师通过摄入性谈话,深入了解求助者的现病史及相关个人资料,以真诚的倾听、尊重接纳的态度与求助者建立了良好的咨访关系。
根据来访者在诉说过程中的表现和所述症状内容特点,以及心理测量结果,诊断为强迫性神经症,属咨询对象,向求助者表明:根据症状和心理测量结果,您的问题属强迫性症状,属于心理障碍,适合做心理咨询,但心理咨询需要一个过程,并且希望你积极参与。并向求助者说明心理咨询工作的性质,保密原则,采用的方法,要达到的目标,双方的权利、责任和义务,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双方达成了一致的协议,并约定下次咨询时间。
    第二次咨询:
一周后求助者再来咨询,咨询师此次通过认真倾听、真诚、共情、积极关注进一步与来访者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并了解求助者早年经历。
求助者上次听了咨询师说自己的症状属心理方面问题,且能够得到帮助,心里有了一些轻松感觉,但症状还是不能控制,对自己很担心。
此次了解到求助者长期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对母亲一直是很迁就和很敬重,并按母亲的价值观来看待和处理很多社会问题,包括一些为人处世的方式和方法都在延用母亲的形式。求助者是一个悟性很高且很聪明的孩子,学习一直很好,有责任感,完美性人格特质,由于母亲特殊的人生经历,让母亲在孩子的成长中给孩子赋予了超出孩子年龄可承受的过多的社会角色,以至于孩子没有在他应该享受童年快乐的时候享受到孩子应该享受的快乐,感受不到父母的关爱的孩子是很缺乏安全感的,求助者的童年生活是在母亲对父亲的怨恨,生活对她的不公,和对求助者高要求、高节奏的生活状态中完成的,在母亲眼里求助者既有求助者父亲的角色、又有母亲眼中标准男人的角色、还有母子关系,在这些角色的转换中求助者经常会迷失自己,当求助者不断的成长,自我意识出现后,角色一直没有很好的分离,长期的没有自我让求助者感到迷茫和不知所措。目前出现的症状主要诱因是对成年女性的莫名惧怕,造成人际关系的障碍,导致焦虑失眠和出现强迫行为,让求助者感到无助和痛苦。
咨询师一边倾听求助者诉说,一边给予同情、关切的目光,对其表示宽容接纳的态度,使求助者有一种信任和安全的感觉,并对其能真实说出他的早年经历表示称赞,对他的正确认识和理解给予肯定和鼓励,指出求助者的心理和行为特点的不合理,经详细解释,求助者表示能理解,神情有所放松,同时教会求助者放松疗法。建议求助者回去后首先协调与母亲之间的关系,帮助母亲和自己做一个角色分离,找回母子之间的亲密关系;然后让求助者以成人的身份与自己的父亲做一次深度的交流,然后对父亲做一个中肯的评价,接纳自己做为父亲儿子的身份;最后把自己做为一个独立的个体,锻炼自己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和培养看问题的独立视角,有助于减轻求助者的焦虑和紧张的症状和提高求助者适应社会的能力。当焦虑明显时,让求助者不回避脑子里的反复念头,做自我放松,直至焦虑减轻,建议求助者把自己的感想体验以书面形式记录下来,求助者表示愿意接受。
第三次咨询:
求助者主动谈了一个月来的感觉,自觉焦虑有所减轻,自我放松时效果较好,能明显感到焦虑的下降。但还是控制不住原有的反复想法和行为。咨询师对其配合和主动作了充分的肯定,让其继续采取不回避态度和放松疗法,求助者表示会继续按咨询师所教的方法去做。同时咨询师再次与求助者对其早年的经历、症状的形成和根源作了深刻分析,求助者从小跟随母亲生活,随着年纪的增长,求助者的自我意识出现后,在很多问题的处理和判断上有了自己的看法,无形中就和母亲的很多方式产生了冲突,但由于一贯的相处模式让求助者在潜意识仍然还是以母亲的方式为主,这是求助者对很多问题产生矛盾和冲突的主要原因,因为求助者一直忽略了那个真正的自我,因此而无法对事物做出正确和客观的判断。当求助者单独面对社会的时候,就很难对事件做出正确的判断和掌握处理事件正确的方法,就出现求助者描述的不良症状和强迫行为。
求助者经此分析、深有领悟,自觉心理轻松了许多,神情也变得较轻松自然,咨询师对求助者的认识领悟和表现给予了肯定和鼓励。建议求助者对咨询师的分析再进行反复领会和体验,继续自我放松治疗,纠正错误的归因和切断不当的联想,以恰当的行为应付日常生活。
第四次咨询:
一个月后求助者来访,表示强迫想法和行为明显减少,睡眠改善,基本能正常学习,与娱乐场所的沟通已达成共识,与父母的关系也有所改善,神情显得轻松愉快。
……
经过反复的讨论和分析,求助者不断地深入领悟,强迫症状逐渐消失,结束时,嘱求助者随时注意觉察和分析自己可能再出现焦虑的心态和情感体验,经常练习和体会心理咨询中学到的知识,并应用于日常生活中,以实现心理的自我成长,能够客观地面对当前和未来的生活。
八、咨询效果评估:
(一)求助者自我评估:
求助者自诉症状基本消失,基本没有强迫剥指甲皮肤及剪指甲等想法和行为,焦虑不安的症状也基本消失,偶尔有冲动的欲望也能控制,睡眠、学习恢复正常,与父母、同学关系改善,友好相处,有时与职场女性打交道偶有不安的感觉,但能自我控制。
(二)心理测量(SCL—90):
总分:145;    总均分:1.5;    阳性项目数:41;
躯体化:1.6;  强迫症状:2.1;  人际关系敏感:1.8; 
抑郁:0.7;    焦虑:1.9;      敌对:1.4; 
恐怖:1.8;    偏执:1.3;      精神病性:1.0。
(三)咨询师评估:
对于求助者的焦虑情绪和强迫行为,咨询师用了放松、领悟认知、以及系统脱敏治疗,经过咨询治疗求助者症状基本消失,与求助者商定的近期、中期和具体目标都基本达到,求助者对自己的病情的性质有了较深的了解,已能觉察自己内心的欲望和冲动,并基本能控制驾驭,能以相对成熟、客观的态度应对生活中的问题。

 

参考文献:
(1) 郭念锋主编、国家职业资格培训教程——《心理咨询师》(基础知识)、民族出版社出版、2005年8月第1版。
(2) 郭念锋主编、国家职业资格培训教程——《心理咨询师》(三级)、民族出版社出版、2005年8月第1版。
(3) 郭念锋主编、国家职业资格培训教程——《心理咨询师》(二级)、民族出版社出版、2005年8月第1版。

 该不该给学生留家庭作业
该不该给学生留家庭...
· 该不该给学生留家庭作业
·郑州幼儿园用“真人”布娃娃上...
·高考不理想,复读好吗?
·列车追尾,人祸几何
·低分考生别郁闷 专家教你怎样...
·高考学会自我减压训练
·“宫斗”游戏盛行 90后为当...
·一把大火,两个角度
·网络实名制是“因噎废食”?
强迫性神经症的心理咨询案例报告
强迫性神经症的心理咨...
·强迫性神经症的心理咨询案...
·“言传”诚可贵“身教”价...
·严密监控,这样关心孩子错...
·热线上的自杀干预
·该分科了,我与孩子意见相...
版权所有:南宁市12355青少年服务平台    备案号:桂ICP1020220    技术支持:南宁泛微公司
地址:南宁市北宁路47号共青团南宁市委
电话:0771-2810125  0771-4912355    传真:0771-2817018